他在资金进出上很小心

2020-05-28 01:20

这么多信息是从哪来的?据陈淳交代,这是他在入行不久时,有个客户想找他买车辆信息,他就在圈子里买来这一套信息,再卖出去。“当时花了200元买来的。”他承认,自己曾经将这些信息,以400元的价格出售过。

一查她资料可不得了,早在2011年6月,她就因非法获取公民个人信息罪,被河南的法院判处有期徒刑7个月;2012年,又因相同的罪名被判刑8个月。办案人员介入后,审查了她之前的信息,确定她此前被判刑的部分不包括和陈淳的交易,才最终将她逮捕。

据了解,警方介入侦查后注意到,李艳琴和陈淳在生意上来往甚密。今年2月,她在盐城被警方抓获,目前也因涉嫌非法获取公民个人信息罪被批捕。

不同的查询业务,陈淳的开价也不同。比如,查机主信息,150元一条,而查话单则高达2300元一条。“这只是报价,可以还价的。”对一些长期合作的客户,陈淳的报价也会低一点。谈好价格,他查到相关的信息,用qq发给对方后,在家等着钱进账就行。不过,这些钱还不是纯利润。“每查一个机主信息,我要给熟人30元。”

有关那个将车牌信息卖给他的人,陈淳表示并不清楚对方是谁。目前,警方还在进一步侦查中。(文中人物系化名)

40多岁的陈淳老家在高邮,2000年来到南京打工。“2010年10月开始,我在网上卖手机号码,但这个行业竞争太激烈。生意做不下去了。”恰在此时,有些调查公司找到了他。“他们问我能不能搞到机主资料。”陈淳在这个圈子内认识人,觉得这活可以干,并打算以此谋生。

非法获取公民个人信息罪,根据刑法规定,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,并处或者单处罚金。而出售、非法提供公民个人信息罪,指的是国家机关或者金融、电信、交通、教育、医疗等单位的工作人员,违反国家规定,将本单位在履行职责或者提供服务过程中获得的公民个人信息,出售或者非法提供给他人,情节严重的行为。“后者在量刑上要更严格。”据检方介绍,根据规定,掌握了6人以上公民个人信息,非法获利5000元以上,或者掌握特定公民信息20条以上,不特定公民信息1万条以上,就构成前一个罪名,而后一个罪的入罪门槛更低。

截至目前,除了李艳琴外,还有两名和陈淳有生意往来的调查公司人员,被另案处理。可陈淳的上家,也就是他所称的“内部人士”,警方还在进一步调查抓捕中。

今年1月14日,他被秦淮警方抓获,后因涉嫌非法获取公民个人信息被批捕。据秦淮检方透露,他们已查实的证据显示,从2011年年底至今,陈淳受人委托后,查询他人机主信息近70条,调取话单17条;通过他人查询手机卡的相关信息,复制后再转卖,也有17条。经初步认定,陈淳从这些非法买卖中,获利超过3万元。

她从陈淳那里获取信息时,起初每查一个机主信息,对方要150元,后来合作多了,陈淳给她打了个折,100元即可。她在转卖出去时,再进行不同程度的加价,差价就是她的利润。

“找我的人,有的是讨债公司,有的是查婚外情的。”李艳琴归案后表示,她并不太清楚买这些信息的人是出于什么目的,但她心里有数,有人可能会用来干违法的勾当。

他在网上加了好多调查公司的qq,并自称可以查询机主资料,很多人找到他要查什么号码。陈淳说,他认识了一些通信运营商的内部人士,而他自己扮演的是中间人的角色。渐渐的,找他查机主信息的人越来越多,而陈淳和这些上家间,也保持着良好的合作关系。“如果是查机主资料,我就找熟人,要是查话单,还得联系其他人,搞到手机卡的信息后,我再通过其他渠道获取话单。”

据了解,陈淳还掌握着60多万条南京车辆的信息。而早在去年,秦淮公安也抓获了一名“私家侦探”,最终因犯非法获取公民个人信息罪被判刑,此人也掌握着60余万条车辆信息。检方初步估计,两者可能是相同的信息,其中主要包括的是车主身份和车辆信息。“那个‘私家侦探’自称车牌信息是别人送的,可见这些信息很有可能是打包出售的,但警方还没查清来源。”

陈淳也明白,这么干是违法的。所以,他在资金进出上很小心。用来收钱的银行卡,是他在网上买来的,户主不是他。

值得一提的是,虽然陈淳有将这些信息出售牟利的行为,但只能定为前一个罪名,因为后者针对的是“内部人员”。如果供职于通信运营商的内部人士,被查实出售了这些信息,才会涉及后一种罪名。“普通人大量获取其他人的信息,本身就是非法行为,只要达到一定数量,即使不出售,也构成非法获取公民个人信息罪。”(刘旌 秦检)

机主信息150元,话单2300元。自2011年11月以来,陈淳这个在生意中接连碰壁的中年男人,转行成为一名个人信息的贩卖者。南京秦淮公安接到线索后,于今年1月将陈淳抓获。如今,他因涉嫌非法获取公民个人信息罪被批捕。现代快报记者了解到,陈淳除了参与出售多起个人信息外,他手上还非法掌握着60多万条南京车辆信息。

据检方介绍,警方在调查此案时还发现,陈淳还掌握着大量南京的车辆信息,共计34个号段,总量达60多万条。